欢迎访问国际儒学联合会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经世致用


地理空间的广大性:天下和地上


  中国的“天下主义”首先是一个广大的地理空间概念。直观上,“天下”就是上天之下(天覆)、大地之上(地载)的意思,它指称人类生活所在、人迹所至、无远弗届的整个地方(在不同历史时期其所指的空间又有不同)。现在我们用来表示“(全)世界”、“全球”的词汇,中国历史上主要是用“(全)天下”来表示的(此外,还有“四海”、“四方”、“九州”等类似的概念)。当然,古代中国的“天下”地理空间(大小和范围)同我们现在的所指大不相同。在这种广义的地理空间之外,“天下”还有一个狭义的地理空间所指,即它是“王化”所在的地方,是中国和华夏意义上的地理空间。这种意义很早的时候就有了,如西周末的《北山》诗(见《诗经·小雅》)中“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中的“天下”就是狭义的。中国“天下主义”中的“天下”一直就是在这广狭两种意义上使用的,两者既有交叉性,又有伸缩性。


  追溯起来,这两种意义上的“天下”都是伴随着空间上的东西南北——四方、四土的概念而产生的。正如人类文明的成长和发展在地理空间上的分布一直存在着不平衡的现实(现在的南北类似)那样,中国的“天下”是一个由近及远、由内到外的观念。这种远—近、内—外之分,往往就是中心对边缘、化内对化外的区别。从王畿之外每五百里为一服的“五服”(甸服、侯服、绥服、要服和荒服)制度也是由近及远的地理空间概念。中国、华夏之地是天下的中心地带,它由大大小小的众多诸侯国家组成。在《尚书·尧典》中我们就看到了“万邦”(“协和万邦”)的说法。《左传·昭公二十三年》记载沈尹戌的话说:“古者,天子守在四夷;天子卑,守在诸侯。诸侯守在四邻。诸侯卑,守在四竟。”《诗经·大雅·民劳》说:“惠此中国,以绥四方……惠此京师,以绥四国。”


  治理万邦是天下政治中心王畿之地,它被认为是空间上的“天地之中”(如河洛)。从天下的中心到很近的外再到很远的外,一层又一层,一直延伸到人群所至的地方,这合起来是一个“同心圆”的天下。在历史演变中,这个同心圆的天下地理空间概念整体上是不断扩大的,即化内的中国和华夏地理空间在扩大,外围的化外夷狄世界的空间也在扩大,到了晚清,在大清统治的地理版图之外,整个其他族群的地理空间(包括朝贡的藩属国,包括整个西方)都被涵盖在天下之中。


  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中,中国的天下主义程度不同地存在着以内外、远近的地理空间概念为表,以文化、文明和价值为内的“华夷之辨”和“严华夷之防”的意识,但它始终又抱着“王化无外”的信念,就像“和柔四夷”、“怀柔远人”、“近者亲,远者悦”等说法那样,主张用柔和的、安抚的路线对待天下所有其他的族群和国家,使天下整体上文明化和协同化。借用老子的话说“是以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是谓袭明”(《老子》第27章)。中国的天下主义期待人类不同群体都能够生活在秩序良好的世界中。这也是它跟许多乌托邦想像不同的地方。大多数乌托邦都将美好的世界设置在一个较小的空间中,不管是陶渊明的“桃花源”,还是康帕内拉的《太阳城》等,它们都是想像小范围中美好共同体生活。


天下相爱和平等:从个人到族群


  中国“天下主义”信念的另外一个重要方面信奉人人、不同国家的相爱和平等。世界人权公约宣布人天生都是平等的,现实有什么理由使其不平等呢?虽然在传统社会往往存在着等级和不平等意识,譬如希腊的奴隶制度、印度的种姓制度等,但我们也能看到,儒家、道家和墨家又都具有天下“平等”的信念。


  人的平等首先是指人与人的平等相待和相亲相爱。子夏主张的“四海之内皆兄弟”,《中庸》提出的“万物并育而不相害”,墨子强调的“兼相爱、交相利”,张载信奉的“民胞物与”,宋明理学坚持的“仁者以万物为一体”,都把人与人的关系看成是相亲爱的兄弟关系,认为人与万物整体上是一体的,以打破人为设置的种种界限。现代民族主义特别是种族主义却又要扩大人与人的界限,甚至相互仇恨和伤害,这是非常不幸的。


  人人平等还指人人应该有生存权,人人都应享受应有的待遇和利益。如孔子的“均贫富”(“不患寡而患不均”)思想,如老子的“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观念,都是主张财富的合理分配,反对财富的集中和垄断。一个不公平的社会和世界,就是经济利益的分配达到了两极化,少数人占有着无数的财富,而大多数人则处在贫困之中(这正是老子批判的“人之道,损不足而补有余”)。


  天下不同国家和族群的平等,是说大国和小国要平等相待和相处。《左传·襄公三十一年》引《周书》说的“大国畏其力,小国怀其德”,老子主张大国要对小国谦让(“大国者下流”;“大国以下小国”;“大国不过欲兼畜人”);孟子提出“以大事小”和“以小事大”,强调以理服人的王道,反对以力服人的霸道,这些都是希望国家无论大小,都要互相尊重。还有墨子反对大国的兼并和攻伐,主张一视同仁的国际关系(“视人之国,若视其国”),荀子主张“天下一家”的人类共同体:“四海之内若一家,故近者不隐其能,远者不疾其劳,无幽闲隐僻之国,莫不趋使而安乐之。”(《荀子·王制》)


  【来源:摘自《纪念孔子诞辰257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暨国际儒学联合会第六届会员大会论文集·世界公正和协同信念:中国“天下主义”精神》;作者:王中江,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北京大学教授】


e77亿乐彩 e77乐彩手机登录_e77乐彩官网手机版-【会员线路】 e77乐彩会员线路,e77乐彩注册登录-【官网手机版】 e77乐彩会员线路,e77乐彩注册登录-【官网手机版】 速彩网官方下载 e77乐彩会员线路,e77乐彩注册登录-【官网手机版】 e77乐彩手机登录_e77乐彩官网手机版-【会员线路】 e77乐彩会员线路,e77乐彩注册登录-【官网手机版】 e77乐彩会员线路,e77乐彩注册登录-【官网手机版】 e77乐彩手机登录_e77乐彩官网手机版-【会员线路】